西鄠网(西户网|西户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628|回复: 0

[画乡诗社] 【秦川文化】二姑------签约作者杨宏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11 09:39: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访问西户社区网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二姑
                 ----- 杨宏涛

      中元节前二姑父去了另一个世界,第二天我去他家烧纸悼念,看望了二姑。二姑是个普通的再不能普通的普通农妇。她比父亲小,也年近八十了。那时候祖父为了让父亲的兄弟姐妹们能过上好日子,把三个姑姑全部嫁到了山外。其实二姑家也说不上是什么大平原,只不过比安口梁平坦了许多。二姑在父亲那一代人里算是有文化的人,她读了四年小学后辍学了。我喜欢二姑不仅仅是因为她是父亲的亲妹妹,而是她在生活中的的点点滴滴。

        二姑的老屋在秦岭北麓一个叫乌东的地方,西邻景色秀美的乌桑峪,东连农贸活动频繁的太平口,北接拥有数千人工作的某国防工业研究所,背靠安口梁上那座巍然屹立的圭峰山。二姑去了她全然不了解的环境,融入二姑父的家族,姑父挣工分养家糊口,二姑操持家务。二姑父是个吃了饭都懒得收拾碗筷的人,二姑急三火四洗刷锅碗,催姑父赶紧去上工,催表弟们上学,而后锁了门打猪草去了。二姑有轻微的小儿麻痹症,走起路来却也麻利。那年冬天生产队没有农活了,二姑对姑父说,你去坡上弄些烧锅的柴火,姑父说有啥做饭就行了。说罢就裹着没有扣纽的棉衣出了门,整整一个上午就坐在村头暖洋洋的麦草垛边,和村里老少们有一句没一句扯着闲话。二姑腰间别了镰刀,去了屋后的山坡。晌午时分麦草垛边的人都回家了,姑父才觉得肚子咕咕叫了,扬起头朝山坡上吼了一声“老婆子该做饭了!”隔壁乡党看不惯姑父,嗔怪二姑“你嫑管他,中午给他盛一碗生面粉让他吃去!”二姑好面子脸红了,放下肩上的柴火,笑着答道“他爸最近腰疼,咱就嫁了这人,跟了当官的做娘子,跟了杀猪的翻肠子,咱就这下苦的命”,二姑心里明白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活法。

       乌东村过古会那天,我去了二姑家,二姑脸上的皱纹明显多了,头发依旧乌黑。二姑见到我就埋怨起来,“你这侄子看不起你姑呀,老都不来看我”我笑而不答,她怕我不高兴,接着又说“吃谁饭听谁唤,游游荡荡不好看。我娃吃国家饭就要操心大家的事,把工作看重些是对的”。临别时二姑一瘸一拐硬是把我送出好远,高兴中带着少许惆怅,她告诉我下次再来就没有了乌东村,这里要开发了。
又一次见到二姑是在县城的敬老院里,二姑和姑父在敬老院里已经过了一个春节。二姑说在这里啥都好着,等安置的洋房盖好了我俩就回去。眼下就是不撇脱,敬个先祖都没地方。说话间我瞥见了墙角桌子上有一尊佛像,有焚过香的痕迹。“姑,不方便是暂时的,在这住要注意安全,不要让服务员讨厌咱”,二姑说“人心善,天地见,姑不会干啥坏事的”。
        二姑终于回到了新迁的屋子。这新村仿徽派建筑青砖白墙,一溜儿排列,每家进户门处都统一搭盖绿植花架。失去土地的村民们都外出打工去了,表弟夫妻俩去了渭南,留下五岁的幼童。二姑坐在村头条椅上,一边是孙女丹丹,一边是花猫狸狸。见我来了,二姑又打开她的话匣子“人老了,没事了,哄哄孙子逗逗猫,姑到现在反倒觉得这日子清汤寡水的”,不远处二姑居住了几十年的乌东村机械声不绝于耳,一排排别墅洋房雏形显现。

       目睹姑父的遗像忽有天地日月长,人生分秒短的感慨,乌东村原址恢复了它本该有的宁静,生长别墅的坡地上又植上了红叶李、南山松。
二姑父享年八十八,算是喜丧,当年坐在二姑边上的丹丹也考录到西宁郊区的税务局。二姑没有太多的悲哀,依旧爱说爱笑。我和叔父们叮咛她保重,她说我已经是个半成品人了,摇摇摆摆,拄个拐拐,眼窝不明了,耳朵也不灵了,再也不会逞能了。
听坊间传言,乌东新村还要拆迁,愿这只是个传言,祈愿二姑远离孤独,安享晚年。



作者简介:杨宏涛,男,从秦岭大山走出,上了青藏高原,十六载军人经历刻骨铭心。又从唐古拉山回到秦岭,爱山乐水,崇尚自然,地地道道的山里人。中国散文诗学会会员、陕西《秦川》杂志签约作家、西安作家协会会员、鄠邑区作家协会副秘书长、画乡诗社副社长。在省级以上报刊、网媒发表纯文学作品二十余万字,作品曾获全国以及省市奖励。散文集《山魂》由西安出版社出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西鄠网 ( 陕ICP备15012808号 )

GMT+8, 2019-12-12 07:5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