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鄠网(西户网|西户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11500|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古今人物] 鄠邑老把式为何编织芦席免费送人

[复制链接]
西户网友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西户网友  发表于 2017-8-6 15:07:05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欢迎访问西户社区网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2017-08-06 · 狗头牛眼看世界

  说到席,我们现在使用最多的是“主席”、“席位”,虽然在中国有文字记载的5000多年历史中,席地而坐的习惯伴随了中华民族4000多年,但如今不再伴随中华民族了,只伴随着朝鲜半岛和日本列岛上面的民族。至于编席技艺,恐怕只能从非遗表演中去看一看了。

  说起来都是泪,榻榻米本为中华习俗,日语里的“榻榻米”不过是来源于中国的外来语,在如今国人的眼里,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日本词。榻榻米就是席居的主要载体,在中国尧舜之后席居(榻榻米)成为主要生活方式。 两汉时期是席居(榻榻米)发展的巅峰。汉至唐400年间,凳子及高脚床盛行,席居逐渐在中国衰落。却在日本和韩国得以继承发扬光大。

  榻榻米就是我们说的席子,在中国主要用芦苇、高粱杆和蔺草编织而成。而在日本现在主要是用蔺草编织,其中不少还是从中国进口的。记得日本有一本很有名的小说叫《无名村庄》,写的就是日本商人从中国进口蔺草编织榻榻米的故事。

  

  二十世纪在户县一直火爆的席市,主要以竹席和芦席为主。现在只存在于人们的记忆里。

  俗话说,“ 炕上没有席,脸上没有皮”,可见席子对中国人的生活是非常重要的脸面之一。如今席子被席梦思、木地板、磁砖纷纷取代,已不再是生活必须品,逐步失去用武之地。至于曾经以编席为荣,以编席谋生的篾匠,现在少而又少,其技艺面临失传的危险。作为手工编织芦席的传人鲍恒武对此感触颇深。

  

  鲍师傅在展示编织芦席的三个主要工具。

  8月2日,小编来到了户县秦渡镇谷子硙西东村,见到了今年64岁的鲍恒武。他现在有两处房子,我在他编席的房子(相当于”工作室“)见到了他。拿户县话来说,鲍师傅是编芦席的”把式“(相当于专家、能手、高手),远近闻名,尤其是现在没有愿意学这门手艺的时代,他几乎是化石级的人物。

  

  编席首先从破蔑开始,用这种木制的工具将芦苇分割成大小匀称的蔑条。

  说起编芦席的历史,精神矍铄的鲍师傅就来了精神,滔滔不绝地说起来:谷子磑的人祖祖辈辈都以编席为生,过去家家户户都编芦席,村子周边水塘地里生长着成片的芦苇,为村民编席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原料,芦席销路好得很。一般家里的分工是男人编席,女人织布。1968年,我13岁的时候就跟着父亲学起了编席。17岁初中毕业后,回到生产队进入副业组(主要就是编席,另一个是农业组),20岁成为技术骨干,一直忙碌到了40多岁。

  

  破蔑以后,用两块竹片进行捋蔑,捋掉苇片上多余的叶子,使之变得光滑。

  鲍师傅说,当时生产队编席挣工分,一天下来一个人编一张席子挣12个工分,年底结算时,一个工分5毛钱,收入比农业组要好的多,一个月下来要比在机关单位和厂矿企业上班挣得还要多。当时,村里有一个人在县城当老师,一个月工资才29.6元,由于家里负担重,辞了教师这个职业,回家编席子来了。因为编席子能养活一家四五口人。到了八十年代包到户以后,家家户户忙完地里的农活以后,全家人就编席子、卖席子,一张席子卖8元钱,一年能编200多张席子,收入很可观。

  

  起底子就是开始编织席子。鲍师傅特意为小编表演了一下。

  鲍师傅继续说,到了九十年代后期,农村的土炕被席梦思床取代了,席子就没有了“用武之地”,逐渐没有人编了,也没有人学了。如今只有个别地方需要席子,比如农家乐、新建的古镇等地方,但要的很少,跟他订货以后他才用整顿时间编席子。去年一年我才卖了20来张席子。虽然现在一张席子200元,但不能再靠这个养家糊口了。

  

  天气酷热,鲍师傅刚开始编了几下就满头大汗了。

  作为手艺人,讲究曲不离品艺不离手,好长时间不编席手都痒痒地不行。鲍师傅闲的没事的时候,就来到老房子编一会席,编好了不再象以前那样立即用自行车带到集市上去卖,而是放在家里,逢人便说要席不?要你就拿走,不要钱的。以至于乡亲们都知道他的席子是不要钱的。鲍师傅说,我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让人知道还有芦席这个东西,还有这门手艺。

  

  这情景让人想起孙梨的《荷花淀》里优美的句子来:苇眉子又薄又细,在她怀里跳跃着。

  鲍师傅说,虽说一张席能买二、三百元,但从准备到编织完成需要三天多的时间,还不如进城打个工,再说人年纪大了蹲的时间长了腰受不了。现在芦席早已被席梦思、磁砖、石棉瓦、塑料瓦、彩条布所取代,这门简单易学的手艺如今面临着失传的危险。但这是老先人传下来的一个文化,谁要学,我就教给谁,要把这个手艺传承下去。

  

  华商论坛的拍客们在鲍师傅家采风。

  鲍师傅最近几年先后出现在陕西各大媒体上、网站上,来采访他的人也不少。他总是热情接待,认真表演一番,希望让更多的人知道这门手艺。

  

  把式就是把式,不用戴手套,也不担心手被划破。

  当鲍师傅得知台湾、天津等地将传统编席技能进行了创新,用不同材质加上色彩,开发出诸多新的用品,比如垫子、挂饰等家居装饰物销路很好,不少产品打入日本、欧盟市场。他也动了这个念头,觉得思维应该改变,传统技艺需要一条新出路。他说:“我们这代人年纪大了,希望能有更多年轻人关注传统技艺的未来,让编席技艺能够顺应时代的方向。”

  

  鲍师傅心里现在揣着一个梦想。

  不久前,芦席编织技艺成功入选西安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鲍恒武师傅成为谷子硙村芦席编织的第三代传人。从祖父、父亲、再到他,这种传承是谷子硙村各户世代编席技艺传承的一个缩影。虽然户县钟楼那条专门卖席的街道也早已消失不见了,但鲍师傅家里仍备着芦苇,闲暇时编芦席,因为他放不下这门手艺;虽然编好以后大多送了人,但在他的心里,其实揣着一个新的梦想:期盼编织技艺能在创新中打开新的生存空间,让这门老手艺老树发新芽。

  其实,这也是我国许多非遗项目要传承延续的一个不二法门:打破”正宗“,推陈出新。中国唐装在中国消亡,中药在中国都得不到和西医一样的地位,而在日本、韩国却得到了传承发展,就是因为他们在继承的同时,不断地注入了创新,才得以发扬光大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2011 xhume.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TOP ICP证07002496号 :陕ICP备15012808号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社区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