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鄠网(西户网|西户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楼主: lynco

[历史人文] 搜集户县的旧照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8-16 12:45:14 | 显示全部楼层
<p class="MsoNormalIndent"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 lang="EN-US">8</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月<span lang="EN-US">28</span>日,《陕西日报》又以“看韩兆鹗站的什么立场做的什么事情?”通栏标题编发了一组来信,其中和韩兆鹗是同乡的一封题名“过去是残暴的地主
现在又破坏合作化”的来信说:<span lang="EN-US"><o:p></o:p></span></span></p>

<p class="MsoNormalIndent" style="text-indent: 24.1pt;"><b><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楷体_GB2312;">韩兆鹗在旧社会是一贯与人民为敌的,解放后,党和人民不念旧恶,让他当了副省长、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但是从报纸揭发的事实看,他仍然一贯反党反人民。记得今年<span lang="EN-US">1</span>月我曾回了一次家(我家和韩是一个村子),村子里少数别有用心的人把农业社整的一塌糊涂,他们搞“签名运动”煽动社员拉牛退社,公开叫嚣要另组织“农业社”,推“代表”威胁县领导干部,把在村中召开群众会的干部哄下台去。这些人为什么如此嚣张呢?原来有韩兆鹗在背后支持,象破坏农业社的田景明、安希明等经常出入韩在西安的公馆,回村以后就向群众夸口说:“韩主席向县上一打电话,把那些东西(指我们的干部而言)都吓的发抖哩。”这样,群众更不敢起来反对这些破坏农业社的坏分子,结果村里邪气上升,正气下降。我认为韩兆鹗在交待罪行的时候,必须把这些问题也交待清楚,为什么你要支持坏分子破坏农业合作化?<span lang="EN-US"><o:p></o:p></span></span></b></p>

<p class="MsoNormalIndent"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这两封来信都揭发了韩兆鹗破坏他家乡农业社的严重问题。现在让我们拨开<span lang="EN-US">40</span>多年前的迷雾,对这一案件作一回顾。<span lang="EN-US"><o:p></o:p></span></span></p>
发表于 2008-8-16 12:46:33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陕西省关中这个小县的秦岭山脚下,古镇庞光北边有一个风光秀丽的村子,相传是古时老子开炉炼丹之地,故名炉丹村。村分东、西二堡,副省长韩兆鹗就出生在东炉丹村。
揭发信中提到的安希明也是东炉丹村人,他1949年就参加革命工作,先任九华区游击队文书,后任过区团委干事、书记、团县委学生部长、区长、副区长等职。历经肃反、土改、三反五反、资本主义工商业、 手工业、农业社会主义改造等各大运动。农业合作化开始后,为了建社,整年累月在农村奔走、蹲点。后临时调离农村,支援省水利局包修的惠安化工厂周围的防洪渠道工程,在工程指挥部工作。他和韩兆鹗 虽同村但却从未见过面,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即将到来的一场风波竟将他和韩兆鹗连在一起,更没有想到从此走向了曲折坎坷的道路。
1956年3月份,在轰轰烈烈的农业合作化运动中,东炉丹村几个初级农业合作社合并为一个高级农业合作社,叫庞光乡群众农业生产合作社。由于没能及时建立各项制度,管理出现混乱,加之社员股金不能及时兑现,个别干部独断专行,积累了不少矛盾。到下半年,一些社员因对副业帐项不清、不及时公布不满,而且怀疑社干部有贪污、盗窃行为,遂不断向乡上、县上反映,社员田景明(即揭发信中所说的坏分子,实是贫农社员)、青年社员田生贵(社主任本家侄子,青年团员),张德永(青年团员,却被说成是落后青年)等,都是向上反映的积极分子。他们曾和其它多名社员几次碰头议论社里的事情(后被说成是开密会),向县人民代表王明治(东炉丹村人,军属,老中医,时任村卫生所长)反映社里存在的问题。王明治曾多次向乡、县反映,而且曾作为人民代表提案提出,均未见及时处理。
10月,安希明回家休假,近邻田景明、田生贵、张德永三人来到安家,向其叙说高级社存在的问题。当时,安希明并未介意,只作了些解释,说:“办农业合作社是没有前人经验可以借鉴的,必然会遇到些困难和曲折,要体谅干部的难处。至于社干真的有贪污、盗窃、账目不清的问题,那当然是不能允许的,可以找住社干部调查解决。”以后这些社员又来找安希明,说:“社员提意见不顶用,找住社干部、找乡上、找区上都不顶用,给县上反映也没什么用。我们是不是可以到省里,去找省人民政府?”安说:“你们尽量反映,万一还不能解决,去省上反映,也不是甚么错误。”一天,安希明的孩子有病,请中医王明治看病,诊断后,在闲谈中,王提起社里存在许多问题,说社员多次反映没人管,想去省政府找“老头子”(指韩兆鹗),要求他解决,他不能不管。安希明当时也认为韩是本村人,容易接近,如果他给下边说一声,一定会引起重视,事情也肯定会办的快一些,所以也表示同意。第二天,田生贵、张德永等几个人来到安家,对他说:“我们要去省政府找老头子反映情况,求你给我们借笔代写个材料。”安希明碍于乡党面情,加之认为社员反映社里存在问题是合法的和名正言顺的,而且认为如果这样能使韩副省长指示县上派工作组对社里进行整顿,对农业社的巩固是有好处的,因此便按照田生贵等人提供的原始材料代写了反映材料。这份材料除反映了社干有关问题外,还反映了社里牲口饲养不当,死了七八条,住社干部不追查责任,反跟着吃肉喝酒等情况。王明治、田景明、张德永等人拿着材料到西安找到韩兆鹗副省长,递送了材料。韩兆鹗副省长对发生在家乡的农业生产合作社的事非常重视,为了弄清情况,得以及时处理,他亲自电告县人民委员会调查处理.县人委即时派出了工作组进驻东炉丹村,对群众农业合作社作了整顿,部分社干部受到了批评和撤换,但社内副业帐未弄清。
东炉丹村一些社员对副业帐没弄清,工作组即撤走很有意见。腊月初五晚,28位社员在社员李万亨家里开会,商议集体到县反映。1月5日,田景明、田生贵等32名社员到县人民检察院请愿,声言社内帐项问题很大,社管会不敢公布账,社干部把社员劳动果实都贪污了等等,要求继续查处社干贪污问题。从县上返回时,在路上又商议拉牛退社,和西村并社等。3月6日,田景明等又在村十字口发动社员签名盖章,要求和西炉丹村并社,停工三天。这一事件造成了一定影响,对周边村子的高级社形成了极大的压力,一些社员情绪不稳,纷纷打听事态的发展。
本来,这一平常的群众不满社干而闹事的事件,如果我们实事求是的加以调查,及时公布账目,予以慎重的处理,事态是会平息的,但由于历史的原因,使这一事件却朝着另一方向发展,其结果令人瞠目结舌。闻讯炉丹村群众“闹事”,县人民委员会立即由一名副县长担任组长,带领包括公安人员参加的工作组进驻东炉丹村。由于带有“坏人煽动闹事”的框框,在处理此事中追查反映材料的书写人,从中发现了安希明。安希明的出现,使有关领导觉得炉丹村的事件是有关干部在背后撑腰,关乎农业合作化巩固,事件非同小可。县主要领导亲自过问、追究。在强大的政治压力下,一些参与“闹事 ” 的社员如王明治、田生贵等陆续谈出安希明代写反映材料、说了一些什么话等情况。县上领导遂认定社员闹事是安希明在背后唆使的。在未和安希明谈话、核实的情况下,4月8日,县人委经过周密布置,召集了全体工作人员大会,以听取大家意见为名,通知安希明到会。在会上以安希明不满党和人民政府的农业合作化政策、“破坏农业合作化”的罪名,宣布加以逮捕法办(实际是拘留)。随之,社员田景明、张德永等也被打为反社会主义集团而被拘捕。
进入8月,全国范围的反右派斗争猛烈开展,身为陕西省副省长和民主同盟陕西省主任委员和农工民主党陕西省筹备委员会主任委员的韩兆鹗被作为“章罗联盟”在陕西的代言人受到集中批判,大加挞伐。安希明案件由于曾有向韩告状情节而受到重视,安希明和“闹事”中的积极分子田景明、张德永先后在8月份被正式逮捕。安希明案件成为打击韩兆鹗的重拳。
8月份的天气,燥热难耐,审讯也似天气一样火热地进行。有关方面向在押人犯反复讯问,从中挖取用以打击韩兆鹗的有用材料,一时间,安希明案件竟成了专打韩兆鹗的弹药库。从人犯口中挖出的村料有:
一是说韩兆鹗和地富分子来往:
县人民代表王明治解放前是大地主,和他父亲都是南乡的劣绅,作威作福.临解放时将家产变卖一空,实足是破落地主.解放后被评为贫农,和韩兆鹗过从甚密,经常出入省政府.通过韩兆鹗安排过旧职人员。
王明治由一名人民代表、模范军属变成了“地主分子”。
二是说解放后韩兆鹗利用职权为本村牟利:
炉丹村南有稻田200亩,用曲峪河水灌溉,过去常因干旱,浇地水不够用而和上游群众打架,发生斗殴,解放后还因争水发生过一次集体性的打架,而韩兆鹗对这样严重的历史纠纷不于重视,反而给本村及庞光镇几个村子贷款,成立水利组织,派水利人员进行勘测设计,建坝、整渠,重修曲峪河。村子议论,说:‘到底村子要出人呢!真是朝里有个人,强如赛金银!’但结束后,水量并没有加大。
韩兆鹗被说成是一个利用职权、浪费国家财产的官僚。
三是说韩兆鹗家庭观念严重:
县防洪工程开始,某工区到韩兆鹗家看了一下房子,准备住扎,结果,因不适宜未住,韩家人给其写信说:公家要住房子。韩得到这个消息便质问有关部门,有关部门便马上派人作了一次调查。引起干部议论,说:“主席的家不能住,农民家就应该住吗?”
四是说韩兆鹗给上访的群众煽动:
“你怕啥呢?他说你是个狗,你就爬上走,他们逼供叫你受冻,把你向沤粪坑里塞,是犯法的,你不会到人民法院喊冤去!”
韩兆鹗成了闹社和破坏农业合作化的总后台。
这些似是而非,毫无根据的材料在8月份连连向正在陕西省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接受批判的韩兆鹗抛去,并加 以“阶级分析”,批判高潮一浪高过一浪。
这些揭发材料似一桶桶污水泼向韩兆鹗,使他百口莫辩,只能以沉默来代替回答。他被指责为陕西省破坏农业合作化活动的总后台,受到沉重打击。
安希明等人在押达十个月之久,由于韩的原故,受到十分严厉的制裁,1958年4月30日县人民法院以安希明等人“破坏农业生产合作社”罪做出判决,认为安希明:
解放后经过党和人民政府的培养教育,曾任区长等职,为坏分子田景明出主意和积极参与煽动田生贵、张德永等与社闹事,捏造事实,诬告干部,企图搞垮农业社,搞得农业社内乌烟瘴气,严重的危害了农业社的生产和巩固。
安希明被判有期徒刑8年;田景明被判有期徒刑5年;张德永被判有期徒刑2年。安希明等人的上诉被陕西省关中地区人民法院驳回,开始服刑于劳改农场。其中张德永被判刑时新婚不久的妻子已有身孕,他刑期未满即死于劳改场所。田景明服满刑期回家仍当他的农民。
安希明于1958年7月被押往青海省霍德生钢铁厂服刑,后又转巴音河水库、德令哈农场赛什克分场服刑。在服刑期间,曾两次反映冤情,在那申诉即是翻案的年代里,有难能来过问一个犯人究竟冤不冤屈?因之,申诉书寄出后,便如泥牛入海,再无消息。安希明在三年困难时期,几乎累饿而死,在抢救巴音河水库决口,抢救被大水冲走的救护车时,奋不顾身,舍着生命,立大功两次。1965年刑满释放后,在乌兰农场就业,被评为四级农工。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党又恢复了实事求是的优良传统,开始纠正冤、假、错案。当年强加在韩兆鹗身上的污蔑不实之词终于被推翻,党和人民给他做出了公正的评价,恢复了名誉。县人民法院也对所谓的“安希明破坏农业生产合作社案”作了大量实事求是的调查工作,最后,认为安希明为社员代写反映材料,对闹事社员说过一些不适当的话是有一定责位的,但不构成犯罪。田景明、张德永等闹事是因社干部的工作作风上有缺点,怀疑副业有问题, 账项不清,他们多次向省、地、县甚至中央告状,要求上级解决问题是可以理解的,不应视为犯罪。据此在1981年5目19日做出对安希明、田景明、张德永无罪的判决,公开为上述三人平反。在复查过程中,县人民法院曾认真调查过张德永的死因,但是由于年代太久,劳改部门有的撤销,有的合并,人员变化频繁,竟无从知晓其到底何因而死,成了不解的疑案。安希明平反后,县委、县政府非常关心,给其安排了比较适合的工作。这一历时23年的冤案终于划上了圆满的句号。
       安希明在前年离世。
发表于 2008-8-16 12:47:32 | 显示全部楼层
<br>

退休后的安希明

退休后的安希明
发表于 2008-8-17 11: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谁能知道姚廷珍呢?

<br>
姚廷珍.bmp
发表于 2008-8-17 11:28:58 | 显示全部楼层

姚廷珍

<p class="MsoNormal"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姚廷珍,一九二<span lang="EN-US">0</span>年正月出生在户县大五镇东村大南巷一农户家中,从小在家乡生活和上学。一九三八年五月,初中毕业后,年仅十八岁的姚廷珍,带着本村北巷姚顺德、姚崇德、姚恒德等四个年轻人参加了革命。先在我党在泾阳县举办的西北战时青年训练班学习,后到延安,在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在抗大期间,他于一九三八年十月加入中国共产党,随后从陕北佳县东渡黄河到晋察冀边区,进入抗大二分校学习,历任班长、区队长。一九三九年十月从抗大毕业后,先在晋察冀边区四分区灵寿县担任县青年抗日先锋队县队长,后到四分区平山县和行唐县人民武装部工作,历任副部长、部长职务。在此期间,曾参加彭德怀指挥的百团大战;特别是一九四三年在平山县组织军民开展地道战、地雷战,多次粉碎日寇扫荡。由于反扫荡成绩突出,受到晋察冀军区司令部的通报表彰。一九四四年一月,他进入晋察冀边区冀晋区党委学校学习,担任班长。党校结业后,他于一九四五年十二月调晋察冀边区察哈尔省军区人民武装部工作,担任作训科科长。在此期间,参加了著名的解放张家口,围攻大同、平津战役、解放保定、解放石家庄等战役和战斗。一九四九年八月,由于西安刚刚解放,急需大量干部,他奉命从北京调回家乡,在陕甘宁边区政府保卫团(后改名为西北公安警卫团)工作,历任参谋长、副团长、团长,担负着西北局、陕西省委、西安市委及西安城市警卫等安全保卫工作,曾负责刘少奇、朱德、周恩来、陈毅、彭德怀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来陕的安全保卫工作。<span lang="EN-US"><o:p></o:p></span></span></p>

<p class="MsoNormal"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 lang="EN-US">1957</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年<span lang="EN-US">5</span>月<span lang="EN-US">17</span>日户县发生涝峪暴乱,暴乱引起陕西省委、省人委极大重视。<st1:chsdate year="2005" month="5" day="19" islunardate="False" isrocdate="False" w:st="on"><span lang="EN-US">5</span>月<span lang="EN-US">19</span>日</st1:chsdate>,省人民委员会召开省长紧急会议,决定派军警和有关领导干部,前往事发地点帮助剿灭暴乱。<span lang="EN-US"><o:p></o:p></span></span></p>

<p class="MsoNormal"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 lang="EN-US">20</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日,陕西省委秘书长严克伦、副省长兼省公安厅长李启明亲临户县,迅即成立以省公安厅副厅长高步林、省军区警卫团团长姚廷珍及两县负责同志组成的剿匪领导小组。高步林副厅长坐阵指挥。姚廷珍团长率领省公安部队、民警两个排、军区<span lang="EN-US">74</span>团<span lang="EN-US">1</span>个连、安康民警两个连,以及县机场警卫连、县兵役局武装及省、县民警共<span lang="EN-US">240</span>人,前往出事地点,时值连日阴雨,部队冒雨分南北几路进入涝峪清剿。<span lang="EN-US"><o:p></o:p></span></span></p>

<p class="MsoNormal" style="text-indent: 21.75pt;"><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众暴徒在部队追击下,结伙向深山逃窜,雨淋肚饿,狼狈不堪。流窜于小山岔、大山岔、沙窝子、西流水、东岳庙、八里坪、吊子坡、大河坝一带。<span lang="EN-US"><o:p></o:p></span></span></p>

<p class="MsoNormal" style="text-indent: 21.75pt;"><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在部队强有力的追击下,暴乱骨干分子苗永华、王得录等被捕获。暴乱首要分子杨高山将枪和子弹藏于树丛中,从甘峪偷逃出山,在兴平落网。<span lang="EN-US"><o:p></o:p></span></span></p>

<p class="MsoNormal" style="text-indent: 21.75pt;"><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 lang="EN-US">21</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日,姚廷珍指挥部队加强了户县和周、宁、长等县有关地区的便衣武装侦察活动,分头捕获暴乱分子,同时加强了沣峪、耿峪、宁陕等地出山口的盘查,严防暴徒逃出山外。在追剿中先后捕获零散暴徒张生财、肖明堂、田定荣、齐维彦、候国保、伍发庆、张凤林、浩云祥、王万宏等人。<span lang="EN-US"><o:p></o:p></span></span></p>

<p class="MsoNormal" style="text-indent: 21.75pt;"><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暴徒们继续逃窜,但气焰全无,土气低落,在吴家老坝烧毁文件、毁灭证据。暴徒首领张春有离队逃走。其余暴徒由张会录、魏德贵带领,向河西逃窜。在途中,暴徒姚登玉偷偷离开,翻山越岭经大小山岔逃往眉县,后在眉县落网。<span lang="EN-US"><o:p></o:p></span></span></p>

<p class="MsoNormal" style="text-indent: 21.75pt;"><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 lang="EN-US">22</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日,暴乱分子残部由观音梁上到西河山岭,再到巴岩窝、西木坪,向南窜逃,不少参加暴乱的人如周赞文、周扬生、王彦明、明昌义、王登明及眉县张涛、武功崔占文等纷纷自首,周至县永安乡殷家坡永兴农业社参加暴乱者<span lang="EN-US">29</span>人,已有<span lang="EN-US">15</span>人自首,并交出了<span lang="EN-US">5</span>支枪和所抢合作社的一部分物资,涝峪乡纸房农业社参加暴乱者共<span lang="EN-US">11</span>人,已有<span lang="EN-US">10</span>人自首。<span lang="EN-US"><o:p></o:p></span></span></p>

<p class="MsoNormal" style="text-indent: 21.75pt;"><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 lang="EN-US">25</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日,部队继续追剿,扑获暴乱骨干分子李忠富。<span lang="EN-US"><o:p></o:p></span></span></p>

<p class="MsoNormal" style="text-indent: 21.75pt;"><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 lang="EN-US">26</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日,暴乱骨干分子陈发玉实在受不了连日疲于奔命、饥饿的煎熬,自动走出山林,在东岳庙向部队投降,交出步枪两支,子弹多发。并且引导部队在山林深处扑获暴徒夏文周,阮思明、高文德<span lang="EN-US">3</span>人。<span lang="EN-US"><o:p></o:p></span></span></p>

<p class="MsoNormal" style="text-indent: 21.75pt;"><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 lang="EN-US">27</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日,暴乱骨干分子张会录由漆木坪携枪向部队投降。暴乱骨干分子魏德贵带领宁陕江河回民马青山、马建斌、吴希贤等<span lang="EN-US">7</span>人继续在山林中窜逃。<span lang="EN-US"><o:p></o:p></span></span></p>

<p class="MsoNormal" style="text-indent: 21.75pt;"><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 lang="EN-US">29</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日,部队作了进一步部署,沣峪口一带由长安县公安局局长带<span lang="EN-US">15</span>名民警,配合当地民兵阻击与搜扑残余暴徒;军区部队住秦岭梁的两个班,由一个班留驻继续搜索,另一班经黄土梁与宁陕部队分两路成钳形,向沙岩窝搜索,合击逃窜暴徒;驻八里坪的一个班分为两个小组,一组向沙岩窝进剿,一组向沣峪口搜进,残余暴徒已成插翅难飞之势。同日,逃过秦岭梁的<span lang="EN-US">7</span>名暴徒陆续被扑获。<span lang="EN-US"><o:p></o:p></span></span></p>

<p class="MsoNormal" style="text-indent: 21.75pt;"><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 lang="EN-US">6</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月<span lang="EN-US">14</span>日—<st1:chsdate year="2005" month="7" day="29" islunardate="False" isrocdate="False" w:st="on"><span lang="EN-US">7</span>月<span lang="EN-US">29</span>日</st1:chsdate>,大部暴徒及暴乱首领张春有落网。<span lang="EN-US"><o:p></o:p></span></span></p>

<p class="MsoNormal" style="text-indent: 21.75pt;"><st1:chsdate year="2005" month="8" day="3" islunardate="False" isrocdate="False" w:st="on"><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 lang="EN-US">8</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月<span lang="EN-US">3</span>日</span></st1:chsdate><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最后一名暴乱骨干分子温永才落网,平暴行动胜利结束。<span lang="EN-US"><o:p></o:p></span></span></p>
姚廷珍2.bmp
发表于 2008-8-17 11:33: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图为黄镇将军为人防工程题字
发表于 2008-8-17 11:41:23 | 显示全部楼层
<br>

和肖华将军一家合影

和肖华将军一家合影
发表于 2008-8-17 11: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p class="MsoNormal"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姚廷珍所负责的公安警卫团,曾向中央选送过三十多位警卫战士,抗美援朝期间,彭德怀同志赴朝的警卫员就是他们从他团警卫连选派的一名排长担任的。<span lang="EN-US"><o:p></o:p></span></span></p>

<p class="MsoNormal"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一九五八年以后,姚廷珍调到西安市兵役局、西安市人民武装部西安军区司令部工作,先后担任副局长、副部长、参谋长等职务。多次组织西安市较大规模的军事演习,在西安地区有一定的影响。一九六五年至一九六九年,他在西安市卫生局工作,先后担任副局长、领导小组组长。一九六九年后,根据当时战备工作的需要,他被组织派到西安市人民防空指挥部,先后担任人民防空指挥部副主任、主任职务。在此期间,根据当时中央和毛主席“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战略方针,负责组织实施了“<span lang="EN-US">01</span>人防工程”、“<span lang="EN-US">03</span>人防工程”以及平战结合的大雁塔地下宫、钟楼地下宫、南门地下宫等工程,在西安地区建起了比较完备的人民防空设施,这些地下工程规模宏大,四通八达,现在已成了西安市另一道风景线,已广泛地进行民用。<span lang="EN-US"><o:p></o:p></span></span></p>

<p class="MsoNormal"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人防工程建成后曾有多位将军前来视察,还曾接待了柬埔寨国王西哈努克和他爱人的专程参观访问。<span lang="EN-US"><o:p></o:p></span></span></p>

<p class="MsoNormal"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姚廷珍一九八四年五月退休,已是<span lang="EN-US">88</span>岁耄耋老人,至今健在。<span lang="EN-US"><o:p></o:p></span></span></p>
发表于 2008-8-17 13:06:50 | 显示全部楼层

手捧《毛主席去安源》的人们

<p class="MsoNormal"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此照片摄于</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t;" lang="EN-US">43</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年前的</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t;" lang="EN-US">1965</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年的春节过后,此时文化大革命尚未开始,舆论正在大张旗鼓的进行,个人崇拜的热浪一波高过一波,热火朝天。《毛主席去安源》画像在大量印刷、发行。在户县县委礼堂门口手捧《毛主席去安源》画像的人们无疑是那个时代最幸运的人,他们有幸被划为革命阵营中的革命者,不会为在激烈的阶级斗争被打倒,所以,他们最先捧到画像时,个个喜笑颜开。他们不知道,这个画像,正是针对着国家主席刘少奇……。在此以后,历时十年的文化大革命浩劫,带来了多少悲剧和痛苦……</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t;" lang="EN-US"><o:p></o:p></span></p>
手捧《毛主席去安源》画像的人们.bmp
发表于 2008-8-17 13:19:32 | 显示全部楼层
<p class="MsoNormal"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那时,“热情宣传毛泽东思想,勇敢捍卫毛泽东思想,努力学习毛泽东思想,重视贯彻毛泽东思想”的口号响遍中国大地。</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t;" lang="EN-US"><o:p></o:p></span></p>

<p class="MsoNormal" style="text-indent: 24pt;"><span style="font-size: 12pt; font-family: 宋体;">能最先手捧画像,在当时来说,是最大的光荣!</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t;" lang="EN-US"><o:p></o:p></span></p>
SOU .jpg
发表于 2008-8-17 13:23:21 | 显示全部楼层
<br>
手捧《毛主席去安源》画像的人们.bmp
发表于 2008-8-17 13:30:02 | 显示全部楼层
<br>
笑的真开心呀!.jpg
发表于 2008-8-17 14:23: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上述说明有误:时间应是1968年冬,此时已是文革最激烈的时候了!——向大家致歉!
发表于 2008-8-17 14:29:39 | 显示全部楼层
<p class="MsoNormal" style="text-indent: 21pt;"><span lang="EN-US">1968</span><span style="font-family: 宋体;">年</span><span lang="EN-US">7</span><span style="font-family: 宋体;">月</span><span lang="EN-US">1</span><span style="font-family: 宋体;">日,油画《毛主席去安源》作为向党的生日献礼作品,由</span><span lang="EN-US">“</span><span style="font-family: 宋体;">两报一刊</span><span lang="EN-US">”</span><span style="font-family: 宋体;">发表,曾经风靡全国,家喻户晓,出版发行</span><span lang="EN-US">9</span><span style="font-family: 宋体;">亿多张。</span><span lang="EN-US">1972</span><span style="font-family: 宋体;">年毛泽东对林彪提出的</span><span lang="EN-US">“</span><span style="font-family: 宋体;">伟大导师、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span><span lang="EN-US">”</span><span style="font-family: 宋体;">公开表示不满后,对毛泽东的宣传整体上开始降温,对《毛主席去安源》的宣传也开始降温。</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t;" lang="EN-US"><o:p></o:p></span></p>
毛主席去安源画像.jpg
发表于 2008-8-17 14:37:2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人家收藏得多很!!!!!!可喜可贺!!!!!!!!!!!!!
发表于 2008-8-17 15:53:36 | 显示全部楼层

贫下中农协会

<p class="MsoNormal" style="text-indent: 21pt;"><span lang="EN-US">1965</span><span style="font-family: 宋体;">年春起,许多省、市、自治区先后召开了贫下中农代表大会,成立贫下中农协会或贫协筹委会。</span></p>

<p class="MsoNormal" style="text-indent: 21pt;"><span style="font-family: 宋体;">贫协组织是在强调</span><span lang="EN-US">“</span><span style="font-family: 宋体;">以阶级斗争为纲</span><span lang="EN-US">”</span><span style="font-family: 宋体;">的年代里普遍建立的,它一开始就被涂抹上浓厚的政治色彩。贫下中农协会的基本任务之一,是</span><span lang="EN-US">“</span><span style="font-family: 宋体;">同资本主义势力和封建势力进行坚决的斗争,防止被推翻的剥削阶级复辟</span><span lang="EN-US">”</span><span style="font-family: 宋体;">。</span> <span style="font-family: 宋体;">贫协组织就像一根百变的魔棒,要时刻注意紧紧服务于</span><span lang="EN-US">“</span><span style="font-family: 宋体;">以阶级斗争为纲</span><span lang="EN-US">”</span><span style="font-family: 宋体;">的政治运动,成为名副其实的阶级斗争的工具。</span><span lang="EN-US"> </span><span style="font-family: 宋体;">作为政治工具的贫协组织,规定只有出身贫农、下中农的农民才有资格加入贫协,贫下中农的阶级身份变成了一种政治评价,贫协会员也成了一种政治荣誉,这是对人民公社其他出身的农民的一种政治歧视和感情伤害,不利于调动全体农民的积极性。这是贫协在阶级斗争扩大化错误得到纠正和党的工作重心转移后必然消亡的根本原因。</span></p><p class="MsoNormal" style="text-indent: 21pt;">这是当年出席陕西省贫协大会的代表。<br><span style="font-family: 宋体;"></span><span style="font-size: 12pt;" lang="EN-US"><o:p></o:p></span></p>
贫下中农协会.bmp
发表于 2008-8-17 15:59:4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有一部20余万字的书稿——《农情吁天录》(写在一叶知秋背后的故事),那才是“满纸鄠杜情,十年辛酸泪”,字字珠玑,令人爱不释手,久久难以忘怀!上面所贴图文资料,俱在本书之中。关心历史的朋友,翘首期待楼主大作出版。提前恭贺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8-17 16:23: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部20余万字的书稿——《农情吁天录》(写在一叶知秋背后的故事),那才是“满纸鄠杜情,十年辛酸泪”
严重地期待之中。
发表于 2008-8-17 16:28:06 | 显示全部楼层
<P>赞春兰秋菊</P>
<P>鄠杜有奇人,潜心著奇文。</P>
<P>深藏书斋中,几人能识君。</P>
<P>文卷传后世,信史留世人。</P>
<P>功追汉太史,褒贬在人心。</P>
 楼主| 发表于 2008-8-17 16:37:29 | 显示全部楼层
“贫下中农协会”一个历史的悲剧。这种协会当打上政治色彩后,就变得越发可悲。穷,难道真的就是命中注定吗?穷,难道真的就是贫农的唯一选择吗?穷,难道就真的是资本家,封建土地主剥削的结果吗?好一个穷字了得,政治的色彩使得“穷”变得光荣,变得自豪,变得不可一世;结果呢,只能导致越来越“穷”,仇富心理的滋生是必然的结果。话说“穷”则思变,然而怎么会想到搞个“贫下中农协会”呢?搞什么不好呢?被剥削是相对的,要是你当了老板,你会怎么选择,是将公司的财产如数分发还是留余后再行扩大生产?不可否认,资本家都是自私的,但是资本家也是社会发展的必要因素,没有资本家,社会要是都被“贫下中农协会”统治了,那么整个社会,还不得按照“贫农”的思想活着,社会还有望发展吗?唉,让这一切都称为历史的泡影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2011 xhume.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TOP ICP证07002496号 :陕ICP备15012808号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西户社区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